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龍法之淵》-第十六章 多疼?讀書

Home / 玄幻小說 /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龍法之淵》-第十六章 多疼?讀書

龍法之淵
小說推薦龍法之淵龙法之渊
卧室,修云逸望着天花板怀疑人生。
当时他真的感觉自己要死了。
那种全身骨骼被粉碎的感觉他这辈子都不想体会了,当时直接就疼昏过去了,还是被修言扛回来的。
至于吗?
不就是昨天把修言干哭了吗?是不是玩不起!
修云逸到现在还全身酸痛呢。
这时,李安然进来了。
修云逸直接诉苦,差点都热泪盈眶了。
“安然姐,你要为我做主啊,修言她玩不起!”
浣水月 小說
“怎么了?”李安然也好奇,难道其中还有隐情?
修云逸刚想和李安然说明,但转念一想,李安然好像也是个雏儿。
这种事跟她讲是不是有点不好。
“那个,额,昨天我和修言玩个游戏,她没打过我,气急败坏了,今天公然报复,你说她是不是玩不起。”
“就因为打游戏没打过?”
李安然感觉果然如此,但又有些诧异。
她能想到修言是因为什么事情发飙的,毕竟修言虽然作了点但还是讲道理的。
但她属实没想到这个理由是打游戏没打过,这也太幼稚了点吧。
最強鄉村 江南三十
“不就打个游戏吗,我帮你说她。”
而此刻,修言正靠在门框上,抱着双臂冷笑着。
“你说说你,打个游戏你还玩不起,还下死手,你是小孩子吗?”
“就是就是。”修云逸还在背后煽风点火的附和。
“呵呵,我就玩不起了怎么了?你放心,下次我们打游戏也带你一个,看你玩不玩的起。”
“切,幼稚,你当我像你一样吗?”
“就是就是。”等等,不对,这游戏能带人吗?
李安然之后有数落了修言好一会儿。
修言也没有顶嘴,但心里的某些计划也要考虑考虑实施方案了。
要死一起死。
李安然数落完又开始对修云逸嘘寒问暖,还给修云逸洗了好多水果,都是她带来的。
果然,大姐姐还是要李安然这种性格的,修言这样的实在太残暴了。
“行了,我也要走了。”李安然看了看时间说道。
“啊?”修云逸瞪大双眼不可思议问道:“安然姐,都这么晚了还要走?”
“是啊,全是事,今晚估计要通宵了。”同时李安然白了一眼修言,这不都怪她吗?
“快走吧快走吧。”修言还不耐烦的说着。
完了,修云逸心里一凉,开始撵人了,刚才自己是不是还煽风点火来着?
吾命休矣!
屋外。
修言靠着木质扶手和李安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你也不用惯着那几个老头,他们给我施压你就让他们来,你给我扛什么?”修言没好气的说道。
李安然揉着眉:“你也知道他们看不惯你你还闹事?现在何元良还到处给你使绊,你都多久没有任务了。”
“没任务就没任务,我也乐的清闲,这种小人也就能在背后使坏,你等我见他一次揍他一次。”
何元良就是当时修云逸所在地下商会的幕后老板。
当初修言端了地下商会的时候还给何元良揍了,之后就结仇了。
何元良虽然打不过修言,但是有钱有势,背后是一整个何氏。
而修言虽然实力强大但没有投靠任何大实力,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何元良随便耍点手段就能拿捏修言。
李安然叹了口气,以修言的实力再想进步就需要大量资源的累积。
而现在没有任务就意味着修言的地位将不断下降,最后边缘化。
没钱,没势力,没资源,修言的实力基本就定型了。
哪怕她是最年轻的A级,就有希望冲击神级的存在。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她到神级,他们要的是平衡,不是变数,即使现在联邦急需神级又如何?
“可是……”李安然还想说什么,但被修言打断了。
“行啦行啦,快走吧,早点睡,我是真的觉得现在生活挺好的,不用你操心。”修言挥了挥手,不耐烦的撵她走。
李安然也没再说什么了,叹了口气,转身上了自己的私人飞机。
私人飞机渐渐飞远,修言站在原地看了好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嘀咕了一句瞎操心就进屋去了。
卧室里修云逸还在床上瑟瑟发抖。
他现在是真有点怕修言了,太狠了,整他是真的整不死就往死里整。
看到修言进屋。
“我错了。”还没等修言走进来,修云逸直接认错。
几乎是五体投地,态度相当诚恳。
什么?面子?龙族的尊严?这些有命重要?
再说了,他和修言也算是打的有来有回了,认个错不丢人。
“错了?你哪能错啊,不是我玩不起吗?”
我次奥,开始阴阳怪气了,要完!
“那个,修言啊,你这也不能全怪我吧,还有陈千阳,这个混蛋应该是给你下药了,简直可恶!”
“陈千阳?就他我借他一百个胆他也不敢下药,不过是一点有催情效果的红酒罢了。”修言一脸不屑的说道。
修云逸直接惊了:“你知道那酒能催情你还喝?”
“那酒挺贵呢,而且那点催情效果对我也没什么用,那白喝为什么不喝?”
您老怕是对没什么效果有什么误解吧!
“行了,时间也不早了。”修言看了看时间,都十二点多了:“快点脱衣服吧。”
“脱,脱衣服?”此刻的修云逸一脸懵逼。
“别墨迹,你放心,这次我绝对不会玩不起,今晚你要是能动一下我跟你姓!”
我放心?这让我怎么放心?
“修,修言,咱改天行吗?我现在全身都在疼啊。”修云逸苦笑的说道,声音都在颤抖。
“疼?有多疼?”
“很疼很疼。”说实话,他现在要翻个身都费劲啊。
修言嘴角开始忍不住上扬,都快挒到耳根了,笑的相当放肆。
“疼?就对了,给我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