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娘娘穿越後,攝政王他也想要個系統 起點-第二百九十六章必定會屠你滿門讀書

Home / 歷史小說 / 好看的言情小說 娘娘穿越後,攝政王他也想要個系統 起點-第二百九十六章必定會屠你滿門讀書

娘娘穿越後,攝政王他也想要個系統
小說推薦娘娘穿越後,攝政王他也想要個系統娘娘穿越后,摄政王他也想要个系统
听到永富公主的话,周围的百姓就向后看去。
此时才发现,那马车后面,运输着一车一车的药材。
这时,不少的太医纷纷在马车上下来。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周围的百姓们纷纷跪拜。
刘老听着周围山呼万岁的声音,眉头皱成一团。
他看着那热闹激动的气氛,直接转身便走。
永富公主一转头便看到即将离去的刘老太。
她的声音突然柔柔的刘老的背后响起。
“刘大夫,请留步。”
刘老太脚步一顿。
他身形不动。
“公主,草民那药方还未研究成功,恕不奉陪。”
刘老说完直接转身离去。
永富公主那好看的面容带上了几分尴尬。
“公主!这刘老太真是不识抬举!”
永富公主呵斥:“掌嘴!”
身边的小侍女直接跪在了地上:“求公主恕罪!”
“外头不比家里,一言一行都需要谨慎!本宫贵为一国公主,更是要谨慎,月禅,你跟着本宫这些年竟然还没半分长进,真是令本宫失望!”
永富公主说完,一甩袖子,直接向刘老的方向追去。
月禅跪在地上,忍不住低声抽泣。
看着永富公主离去的背影,心中都是恨意。
你可以追着一个老头子,我为什么就不能说他半句不是。
九月回来的时候便看到那城主府外的那群人。
她怀揣着那药方飞快的向刘老的房间走去。
刚走到门口便听到里面传来奇怪的声音。
“公主,请自重!”
九月的眼睛都瞪圆了。
她听到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刘老太与公主?
“刘大夫你不要误会,本宫这次来是为了我那中毒之事,没有其他的意思。”
刘老太看着永富公主那莹白的皓腕。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替皇帝在收买人心!”
刘老太别过眼不看她。
“刘大夫,说的哪里话,收买人心?我身为公主,替北周的皇室说几句好话怎么在刘大夫口中就成了收买人心?”
刘老太直接按住永富公主的皓腕。
“小老儿现在就给你看病,一会我把方子写下来,你拿着就可以走了!”
永福公主唇角一笑。
刘老头认真的写下方子,粗鲁的塞进永富公主的手中。
“公主慢走不送!”
身为一国公主,见到的都是趋炎附势的巴结。
何时见过刘老太这般固执的人。
永福公主拿着那药方,气呼呼的走了。
九月溜进刘老头的房中,眼神暧昧的打量着刘老。
“刘老厉害啊!公主是不是…”
九月的话还未说完,刘老头手中的狼毫笔便扔了过来!
“闭住!不要玷污小老儿清清白白的名声!”
九月伸手接住那狼毫笔。
“……”
清清白白的名声?
一个老头,要什么名声!
人家永富公主雍容典雅,吃亏也是人家好嘛!
九月撇撇嘴。
到底是不敢将心中的话说出来!
她怕刘老急眼,跳着脚揍她。
“郡主让我给你送这次鼠疫的治疗药方。”
九月将怀中的药方拿出来。
刘老头听到九月的话,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给我,给我瞧瞧。”
“金银花、菊花、连翘、赤芍…”
一连串的草药名跃然于纸上,“对啊,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观音木与乌柏!”
‘鬼手神医刘圣’绝对不是浪费虚名,就那太医院的太医还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刘圣研究出来的方子可以说跟系统给的万能药方几乎相差无几。
刘圣兴冲冲的去抓药了!
元若薇与宇文护回到荆州时,荆州的病患基本上已经都稳定住了。
“师父,那药方有效。”
特别关系法则
宇文护直接吩咐:“将药方送去各州府。”
“嗯!务必将鼠疫控制,减少最低的损失!”
“清河!”
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元若薇一转头便看到永富公主。
元若薇上前行礼:“姑姑。”
宇文护抱拳“姑姑。”
永福公主走上前,温和一笑,她拉起元若的手。
“来,孩子,许久没见你,咱们说几句体己话。”
四方宽敞的大殿中,永富公主递给元若薇一杯茶。
“姑姑怎么突然来荆州?”
永富公主看了一眼四周,压低声音。
“前几日我我听闻阿户失踪便一直放心不下,三日前,皇帝宇文毓用莫须有的罪名直接将你父亲关进了大牢,我买了十车药材才得到这个来荆州的机会。”
元若薇听到永富公主的话,心中一沉。
这皇帝就这么按耐不住了么!
还没确定宇文护的生死便直接拿元家开刀了!
“谢谢姑姑来告知这件事,我现在立刻回长安,姑姑恩情清河铭记于心。”
“且慢,清河,你和宇文护这般赤手空拳的回长安,鼠疫也还未解决,回去肯定被百官皇帝与百官责难,不正是中了那宇文毓的计策。”
元若薇将手中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
“不是宇文护,是我一个人,姑姑此时不要告诉宇文护。”
“孩子,一切小心。”
“我会的!”
元若薇转身便直接向外走去。
她看了一眼远处宇文护的背影。
往日你护我,以后我护你。
“郡主,咱们去哪里?”
九月看着元若薇不解的问。
元若薇直接扭头转身,牵着马在城主府的后门直接打马离去。
“回长安。”
九月没有再问,直接与元若薇一同打马离去。
官道上,树木长出新芽,一切生机勃勃。
路过一处桃林,那桃花纷纷。
元若薇无暇欣赏。
元若薇与九月,在黑夜中疾驰。
傍晚,忙了一天的宇文护回到城主府。
餐桌旁,是一脸和蔼的永富公主。
“姑姑。”
虽然口中尊敬的喊着姑姑,但是那眼神却在四处扫视。
“哦,对了,阿护。清河丫头说有点急事先回长安了。”
宇文护立刻察觉到不对。
“姑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永福公主眼神闪躲。
“不是,我也不清楚什么事情。”
男人的眼神一瞬间便开始变化。
眼神中闪出危险的信号。
他起身,直接向外走去。
他的身后,暗二立刻闪身出来。
“主子,是元大人,他出事了!你失踪的那天,元大人被下狱了。”
宇文护的眼神,直接冰冷。
“宇文毓!该死!!!”
“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说,我看你想死!”
暗二身子哆嗦了一下。
“是郡主,威胁我等,不让我说。”
“郡主说,她自己能解决!”
宇文护直接一脚揣在暗二的身上。
“若不是现在还用你,你早就死了!”
暗二跪在地上“主子,郡主无比厉害,属下相信她肯定能解决!”
宇文护那双眸中都是戾气,眼中闪着蓝色的幽光。
有着嗜杀的冲动。
黎明时分。
天未破晓。
周围的林中,传出悉悉簌簌的声音。
九月将手握住那长剑的剑柄。
“郡主小心。”
元若薇的眼神扫视着四周。
恐怕,又有那见不得光的老鼠来找茬。
“谁!阁下龟龟缩缩都不敢露面吗?”
“何处宵小,出来受死!”
元若薇那话音刚落,就见一颗大树之后走出来一个男人。
此人鹰钩鼻子,一脸阴险,嘴角还有一颗大痣。
元若薇的眼神盯着缓缓走进的人。
“哦!我当是谁!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赵贵赵柱国啊!”
此时,四周出现一群黑衣人,将元若薇与九月包围在其中。
“呵呵,清河郡主,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元若薇看着四周围拢过来的人,嘴角扯出一抹冷酷的笑。
“赵柱国好手段,为了本郡主还真是煞费苦心了!”
赵贵的脸上风轻云淡,他此时胸有成竹,一脸的笃定。
“清河郡主过奖了!不过今日你葬身在这桃林也是你三生修的福气,这般美丽的桃林可是本柱国为你精心挑选的,可还喜欢?”
元若薇看着眼前的赵贵,若是眼神能杀人,赵贵怕已经被千刀万剐。
缓缓的,赵贵的身后走出来一位女子。
那女子仪态万千,指甲上的大红蔻丹极其引人注目。
女人唇红艳若火,在黑暗的夜里都像是吃了小孩般血腥。
“咯咯,元清河,真是没想到,你也有这么一天啊~咯咯~你放心,奈何桥上你可千万不要喝孟婆汤,我会一个一个的将你元家之人亲手送她们去地狱陪你的,绝对不会让你寂寞!”
打造超玄幻 李鸿天
元若薇看到来人,忍不住的嗤笑。
她看了一眼赵贵又看了一眼李诗诗,两人之间一个似朵娇花,一个头发花白。
元若薇唇角轻启:“表子配狗,天长地久!”
八个字,直接让李诗诗暴怒!
“元清河,死到临头了还在这大放厥词!”
赵贵被元若薇的话气的差点吐血。
“上!杀了她!”
此时,那黑衣人听到赵贵的话,手中运气,手中武器舞的天花乱坠直接向元若薇与九月的身上刺来!
元若薇手中琥珀朱凌猎猎而起。
九月手中的长剑“沧浪”一声出鞘。
“今日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一力破万法!”
当那群黑衣人飞掠而来的时候。
元若薇不慌不忙。
琥珀朱凌伸展出二三十米。
元若薇站在那琥珀朱凌上,那白色的衣衫在风中飞起。
身后的长发无风自动,带起好看的弧度。
她的眼神锐利!
吃人的眸子只有眼前的赵贵与李诗诗。
九月手中长剑所到之处,对面的黑衣人纷纷溃败。
但是,无数的黑衣人像是不要命一般,一个个前仆后继!
忽然“砰!”的一声,天空中炸裂了烟花。
“郡主请恕罪,属下等来晚了!”
元若薇看着来人,这些是太师府的暗卫。
元若薇以为,她的身边只有一个暗二。
她威胁暗二留下,没想到,宇文护竟然安排了这么多暗卫。
“杀!”元若薇的声音响彻在十里桃林的上空。
树枝上的桃花,随着一群人的打斗纷纷洋洋的洒落。
像是一副美丽的画卷。
可是,这样的美景下是无尽的血腥与杀戮。
因为太师府暗卫的加入,眼前的局势急转直下。
元若薇立在那琥珀朱凌之上,浑身的衣袍猎猎作响。
她的眼神中带着鄙视与轻蔑,像是一个君临天下的望着一般,俯视着赵贵与那李诗诗。
“赵贵!想杀我!你还嫩了些!”
赵贵年近五十,老辣阴狠,看到元若薇的眼神,也不由心声几分胆怯。
不过只是一瞬,他便用力的握住了自己的手。
“元若薇你以为你赢了么!就让老夫给你上一课!什么叫成王败寇!”
“带上来!”
此时赵贵的身后,押着两个半大的少年走了过来。
“姐!”
“姐!”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元若薇看着眼前的两个少年,少年被打的鼻青脸肿看不出原本的模样,还有那身上都是被鞭打的痕迹,鞭子所过之处,露出了森森白骨。
元若薇看的目眦欲裂,她的一双眸子如血般猩红。
“你们,该死!”
红雾
“姐,你别管我们你快跑!”
“姐!快跑!”
两个小弟对着元若薇便开始喊。
李诗诗的眼中,都是狠辣。
“元清河为了对付你,可真是让我等煞费苦心呢!”
她拔出手中匕首,放在元褒的脖颈。
“元清河,束手就擒吧!若是你再冥顽不灵,你的两个弟弟便是我的刀下亡魂!”
元若薇的双眸,似能将万物融化。
李诗诗看着如地狱中走来的修罗一般的元若薇,手中的刀都快握不住。
“元清河,当初你杀我亲弟,今日我就让你尝尝失去弟弟的痛苦!”
匕首割破了皮肉,脖颈处流出鲜红的血液,灼伤了元若薇的双眼。
“住手!”
元若薇的声音凄厉,身后太师府的暗卫听到元若薇的声音,手中的刀剑直接停顿了下来。
“姐!你别管我们!你一定要杀了她们!我们不怕死!元家的子孙不怕死!”
元若薇脚下的琥珀朱凌自己飘进了元若薇的腰间。
元若薇听着元褒与元雅的话,唇角一抹笑。
“对!元家的子孙不怕死!”
此时她话锋一转:“但是不能不明不白的死在小人的手中!”
赵贵听到元若薇的话,忍不住哈哈哈嘲笑。
“成王败寇!做小人又如何?能赢了你就行!”
元若薇走上前。
李诗诗与赵贵吓的一步一步退后。
“我可以束手就擒,可是我有一个要求,将我弟弟们放了!”
李诗诗看了一眼不成气候的眼前的两个半大的少年。
赵贵看着元若薇又看了眼元褒与元雅。
元若薇看着犹豫不决的赵贵。
眼中潇潇杀杀。
“难道?我元清河还比不过两个孩子?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厉害。”
“我告诉你,你们没得选!若是你将他们杀了,那我会屠你赵氏、李氏满门,我发誓绝不会留一个活口!”